往日微忆
文章目录

    我将我的北京之行定为火星之旅,为何我也不知,一时的灵感。地球上已经乱得没法让人待了,我想在北京找到一种新的不让我失望的感觉,可惜没有,和以前一样。我不是太喜欢北京,作为一个大都市,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

从宿舍鸟瞰zgy,对面左边是外教楼,都是一些黑鬼,真黑,右边是食堂

在北京已经找不到当初的新鲜感了,有的只是彷徨。两个礼拜只出去了一次,其余时间都是在zgy,学习HCNE,有设备,学得也带劲。6月17日星期六,去了西单,去了西四,和zl同去了中关村,后又去了人大同欧、李相聚,吃了晚饭,坐了坐。发现在人大自杀真的很容易,站在宿舍楼阳台往下看有点眩,也许董锦瑞是不小心失足吧。晚上去李那睡了,五个人共同租了一个比较狭小的房子,有点拥挤,有点乱,有点不自由。在外漂荡也不容易。

张xj死了,死于北京jq总院。多好的一个小伙子,25岁,年轻气盛,可是阻挡不住病魔的侵蚀,凶手是白血病,家里尚有老爸老妈和还小的妹妹。单位第三老大带着一帮人15日就赶到了总院,处理后事。我发信息联系zyy说过去,结果这小子竟然不回,等他们周日启程回单位时才回复,他再待两天再回。人的生命真是太脆弱了。大学同学郝听说得了种罕见的病,痊愈概率很低。无言,上帝太捉弄人,创造了人,为什么还要创造病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