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微忆
文章目录

阅前提示:

本文有些内容和图片可能不适合您的浏览,请移步跨过。

 


 

1月下旬,潮湿阴冷,不仅仅指的天气,还有心情。

1月20日,怀孕的女王去粤北医院做三级B超检查。情况不妙,右肾重度积水,医生说,现在胎儿6月,这种情况,右肾功能基本丧失,如果左肾没有异常,出生胎儿可以存活,右肾需手术切除。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炸在我们头顶,本来其乐融融的氛围突蒙冰霜,又是查询,又是咨询,决定到底这个孩子是要还是不要。虽说一个肾也可以存活,但毕竟少了个器官,身体肯定不如正常人,想想以后的事就心酸,万一另一肾还有点事,那不是……。身为父母,都不太敢想。可是要舍弃这个孩子又于心不忍,6个月,已经成形,其他器官都差不多健全了,放弃他,感觉对他很不公。上天为何要折磨这个孩子。我们想去省城复查确认一下,检查医生说大体也一样的结果。深思熟虑后,我们决定放弃这个孩子,早点解脱,为了孩子,为了自己。另外一个问题,像这种情形,医院是不会直接开引产证明,只是建议优生遗传咨询。

1月21日-22日,在充分询问医院了解相关情况后,确定可以引产。

1月22日,女王又不忍,不太甘心,还是想去省城大医院复查一下。于是我们分别请假,舍下家里小家伙小CC让阿姨单独照顾,在22日晚上坐普通火车来到了广州,住到了省妇幼保健院越秀院区附近。网上挂号全部满号,只能早起排队抢号。

1月23日早上不到7点,就到医院排队挂号,排到第二。7点40分开始可以挂号,挂到一个主任医师。到诊室,又是等待叫号,叫到号10点左右,医生开B超单,缴完费,再去B超室,递上去,被排到24日了。NNND,大城市看年病这么难。只能又是在广州住一晚,小家伙小CC只能又让阿姨单独再照顾一天。

1月24日早上又是不到7点,又到医院排队挂号,又幸好挂到昨天那个医生号。做B超检查又是老半天,等结果出来,拿给医生看过结束,已经快中午12点了。诊看结果还是大同小异。我们只得购买火车票返回。可怜的小CC在家里像个泪人样,都没精神。听阿姨说,23日晚基本一晚都没怎么睡。

1月25日,上午去医院办理住院手续,我也顺便又请了几天假。可怜的小CC昨天又是没睡好,哭一阵,睡一阵。今天起来就发觉没精神多了,量了下体温,发烧了。估计是阿姨传染的,因为昨天一回来就发觉阿姨也是难受咳嗽比较严重。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两天把一岁多的小CC单独留在家里也是苦了他。

1月26日,在医院住院引产的女王没动静。直到27日中午才有反应,晚上20点半多左右才引出来。之前就商量过胎儿的处理。不想交给医院当作医疗废物处理,毕竟已经很对不起这个孩子了。想拿去火葬场火化,然后撒到江海里。询问殡仪馆,说是因胎儿小,火力大风又大,基本没有骨灰了,只得放弃。想埋到老家山上,这边两个人都需要照顾走不开,路远天气又正好雨夹雪,老家都要下雪,又只能放弃。最后确定埋到附近山上吧。

1月27日上午,我独自一人用毛巾包裹了胎儿,又盖了两块毛巾,把他放到了一个纸箱里,找了一两块木板,用塑料袋提着,拿着一把铁锹和一个小耙,开着车就向着不远处的小山出发。我对他说,爸对不起你,给你找个好地方。

这两天下过雨,地上很多淤泥,车只能开到较远的山脚下,我只能提着拿着向山上走去。因为下车时没下雨,又被附近狗“旺旺”了几名,匆忙之中就没带雨伞。没来过这片山,寻路摸索前行,鞋子沾满了泥,裤腿也被打湿。还没到半山腰,就下起了中雨,只得躲在小树下。

下了五六分钟,终于小了,继续前行。终于爬到了半山顶,挑好了一处开阔地,开始挖坑。雨也停了。忙了一个小时多,终于完成。

小心翼翼把他放进去,轻轻埋上土,再种上一颗小树。

还没种好树,又下起了中雨,只得收拾妥当,下山往回走。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山上,下几步,就回头看一眼,看还能不能看到,直到看不清看不到为止。

他成了我心中莫名的痛,时常在想,他在那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埋怨我们。

这些年,经历了几次亲属间的生死离别。2013年,三叔在东莞工地被电梯间高空重物砸到头,医院抢救差不多一个礼拜,医治无效死亡,我们去ICU探望时,他不能动弹,不能言语,但留下了眼泪,我的眼泪也止不住要往下掉。还是2013年较晚的几个月后,我回到老家,奶奶躺在床上,已经不能下床,不能言语,傍晚时分我去探望,我叫她,告诉她我是谁。她已经说不出话,看着我,嘴巴再动,想说,我靠近她,也是听不清楚。等我再上去跟家里伯父、爸等说明,再下来,奶奶已经去世,她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是我。

生命脆弱,说走就走,说没就没。本来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乍一从自己身边抢走曾经陪伴熟悉的东西,是谁都会不忍和悲痛。

对于这个他,我只能再一次说,对不起,对不起,爸妈只能做到这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