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微忆
文章目录

不知兄弟当过兵没,如果没当过兵,也能体谅到军人的难处,实在是不容易,在此谢过了。

还是奉劝军中弟兄们一句话,当兵即意味着吃大亏、耐大劳、受大累、担大任,意味着要做出牺牲,意味着奉献的同时也要打肿脸充胖子,也要高喊着保卫祖国--不苦不累不烦,要扯着嗓子高喊着“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三亿”。

其实讲到底,谁不是肉长的,否则你就不是人,军人军人,首先还是人,当兵当兵,首先要学会做人,然后才能学会当好一个兵,都还是从老百姓中来,军装一脱又重新融入到国人中去。

这段时间讲军人待遇的帖子很多,绝大多数都是部队内部冒出来的郁闷、压抑和扭曲,但是少有人支持喝彩,因为大家多年来都习惯了一条法则:我是坚决不能吃亏,但是军人必须吃亏损,不吃亏就不叫军人了。大家一夜之间好象都忽然是那么正直、高尚、无私,好象都是传统思想政治说教模式强化出来的坚强无畏的无产阶级钢铁战士。其实不是打击这些人,除了能说上几种武器装备的型号性能,在那里纸上谈兵而已,别的鸟大的本事没有,天天还嚷嚷这个不是,讲讲那个不得了,典型的清谈误国书呆子。

正是这种书呆子,到部队不到三天,尿裤子的熊包事就全干尽了,实在是对不起老兵们的眼球。这种事情部队的官兵天天看,都是些地方大学生,都是相信社会上瞎编乱造的传言,部队有多腐败,油水有多大,工资有多高,待遇有多好,好象是除了媳妇不发、其它的全部都发一样的天堂。

说实话,如果部队是天堂,为什么那么多从部队出去的官兵,到头来大多头都不扭的走了,终了撂下一句话:打死下辈子也不当兵了。虽然他们从内心深处并没有为从军经历后悔过,毕竟部队确实非常锻炼人,磨炼人的心性、耐性,这种环境造就出来的人绝非普通的地方老帽堪比。可部队确实不容易,这点没有从军的人根本不能理解,所以在网上讲这些,对着这些自以为是军迷、军事通的军盲们讲,根本是对牛弹琴。

也正是这些熊包们,以为部队好似天堂,结果到部队三天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破烂的营房里挤着N个上下铺,冬天北风呼呼,部队养的猪们都躺在暖圈里,享受着铝合金窗户的待遇,可人住的营房条件却极其简陋,官兵们冻得手开裂、脸通红、耳生疮。你们可以不相信,因为部队封闭式管理,外人进不去,更看不见里面的生活,但你们可以到部队营门口看看那些站在寒风中挺立的哨兵,他们又是何等模样?你们可知在他们刚毅的外表下,内心世界又是如何的苦闷与无助,可他们还是笔直的站立在那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普通人如果让他站半个小时,就会枯燥的索然无味,如果站一个星期,直接转送“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这还不讲夏天暖气烤着、冬天空调吹着。

夏天三四十度高温,高强度训练一天下来,累得不轻省,结果连长吆喝一句:“同志们,休息一下吧,跑个五公里”。俺的娘唉,原以为部队里跑五公里是家常便饭,谁想到都把跑五公里当成休息了,我们的地方大学生哪里吃过这种苦。辛苦一天,想洗个凉水澡,结果部队有规矩,九点以后熄灯停水,理由是节约创效。没办法,将就一下吧,把水缸里变质变味,满是蚊子孩子们的水往身上浇。回屋睡觉,蚊子乱飞,满屋子的臭鞋味和馊汗味(有位军长讲得好,鞋子不臭、衣服不破,那训练就不是真把式),蚊帐黑灯瞎火的又挂不好,累得连床都爬不上去,想找个人帮忙,回头一看,我们的这些官兵对此早就习惯了,躺下立马睡着,吹哨闪电惊醒。任凭你怎么叫,只要不是哨声,怎么都叫不醒,这边刚躺下,呼噜声、磨牙声、说梦话、打咯放屁声是此起彼伏,这一回,我们的地方大学生干部彻底受不了了。

我曾经观察过这些地方大学生到部队的初期生活,少有人能真正适应下来,能留下来的也是趁早找机会调进机关,那里条件会好一些,但最终也会因为工资太低、工作太累,感觉太不值,不到三个月开始打退堂,当年年底要求转业(近几年这种典型出了很多,简直都成了部队的谈资笑料了)。

因此,现在部队有很多人质疑总政招收地方大学生直接入伍提干的做法,表面上引入所谓的高素质人才,实际上招来的绝大多数都是些杂牌学校出来的(名牌重点都猴精,赶着要出国,少有人愿参军受那份罪),思想作风消极,吃不了苦,表面文凭高可实际水平低,到部队根本适应不了,所学知识与部队需要对不上号,又不肯放下架子向人请教,去学部队那些看似无用的专业知识,因为这个转业到地方一点用没有。

这里要插话讲一句,很多人以为部队转业安排到事业单位是多容易,其实全是屁话,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以我一个服役十几年的营职干部讲,转业费是月基本工资乘以服役军龄,一共九千块钱不到,加上十几年累职起来的住房补帖大概是三万块钱,满打满算将近四万。如果我一直在基层步兵连队当连长排长,那么仅有的生存技能就是射击投弹,军校所学的早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军校也学不到太多东西,我的知识更多依靠自己走野路自学来的),知识大半老化过时,到地方谁要,地方政府都嫌你是废物,现在转业干部有很多上访的事情,可是这些你们根本看不到,因为他们上访到省里市里根本没用,直接上访到总政去了,这些新闻联播是绝对不会报道的,网络上同样也看不到。

大家不知道,这些年搞拥军优属比较红火的省份里,大多都是空架子,根本不干实事,这两年裁军,转业干部那么多,真正拿出实际举措的少之又少,比如山东、河北、湖北、四川这些省份,问题都很严重,弄出了以前转业的和现在转业的一块上访。倒是大家都很小看的河南,这几年转业干部还安置的比较好,虽然以往的历史欠帐没清,但是新帐不欠了,所以这几年河南的驻军转业安置比较顺利,不象以往那么困难了。我可以在这里讲,目前全国这么多省市中,没有哪个能在拥军实际举措上跟河南比的。

但是就是这样,你转业也得花钱跑路,没有单位会让你白进,我的那四万闪人费就是为这个准备的,四万块钱能跑个工作就不错了,部队干部也是要考公务员的(现在有很多地方青年抱怨部队军转干部来抢他们的位置,实在是可笑,就是不抢,也轮不着你们没关系门子的,部队考公务员与地方是分割的,如果你曾经服过役,再拿自己跟军人类比吧),考不上就不要想,考上了同样还得花钱铺路,等到能安排个工作,转业费不仅全部拿下,还要再欠一屁股债,哪个事业单位能让你四万块钱就轻松钻进去,你有关系都不一定好使。

我有个高中同学现在在地方人事部门,他讲现在地方考公务员,一个公务员指标,几百个甚至上千人去争,不论你有肝炎还是没门没派,全部都有考试资格,表面上公平公正平等待人,谁都可以参加考试,实际上那一个指标早就内定好了,参加考试的都是些跑龙套的群众演员。主要目的是赚他们的钱,现在公务员考试已经完全产业化了,光体检费、报名费、考试费、资料费、培训费,等等一长串的名目,最终钱大半都进了人事部门的腰包,要不然他们那么多人吃什么?我的同学讲,一次考试下来,他能海捞几万块不成问题,钱对他来说就是流水财神,财来财去而已,因为现在地方考公务员太火了,但全部都是只赚吆喝不赚买卖。

从这点上,就不要把指责的矛头对准可怜的军转干部了,他们在部队服役十几年、二十几年,争的也不是地方考公务员的指标,都是苦命人,何必自相残杀。而且这几年,由于部队官兵安置压力太大,很多部队的人自己操刀相向,告那个资格不够,告这个功劳不大,互相拆台,结果地方政府正愁找不到借口呢,你们互相残杀,正好给了他们钻空子、踢皮球的口实,军转安置工作更不容易做了。球踢来踢去,受损失的还是军人,而且现在部队也太不留情面了,很多被二次、三次分配的干部被安排到太差的单位,不愿意去报到,回部队还被下了处分,这种在背后砸闷棍、打黑枪的人,我是最瞧不起的。

好多人都以为部队能存下多少多少钱,其实我实话告诉大家,我是个纯粹的月光族,如果这么多年不是媳妇还补帖我点,我肯定已经是个纯粹的“负翁”了。而且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并不是什么不得志的低级干部,我是在大机关,是很多人眼里那种管钱管物的大机关,我的职务提升部队里普通的干部难望项背,我赶上的机遇好一些,很少有人能在我这个年龄混到这种职务、这种层次,我是直接从团里越级调往大机关的,容易吗?(不好意思,有点吹牛了啊)

在别人眼里,我今后的路肯定是远大前程,可是我不敢想,因为我混到现在这个位置,是凭真本事硬扛出来的,可是再往下走,我就感觉想一直凭真本事吃饭,再走完今后的路非常困难,部队的环境变了,现在是和平时期,真正能打仗干事的人混不下去。而且很多转业地方的战友告诉我,现在趁年轻,地方还有人愿意要,因为能干活,而且职务不高好打发,等你熬到正团副团了,部队用不着你就该一脚踹了,毕竟部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会养你到终老,而且原本中国军队一贯的传统就是“少不管、老无养”。

在你年轻的时候,什么住房、医疗、保险,那都是胡扯,因为根本落实不了,用这个制度、用那个标准一套,拦不住你再用土政策别一脚,总之你都不够格,部队的钱还不够领导花的,哪有给你基层官兵解决实际问题的钱。然后等你熬到老,青春不再,价值全无,留下是拖累,部队需要新鲜生力军来换血的时候,这些老而无用的就该一脚蹬了,然后随便找个借口就打发你了,而且口号还喊得很响: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坚决服从大局需要。这话有些偏激,但这些年来的观察,使你不能不相信这是客观事实。但是大家都没有太多怨言,到哪里不是糊口混饭啊,可是部队奉献这么多年,终老总得找个地方容身吧。

可是到了,国家唱得好听,地方政府就是不买帐,凭什么部队的烂屁股要我们来擦,于是我们这些老而无用、身无分文的家伙大多会被安排到一个即将破产倒闭的企业,与他们一同共进退,有极少数有拼劲的能把这些将死的企业救活,但更多的是想爬起来的时候,会被上头再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把机器卖废铁,把厂房卖给外商,然后留下你独自面对身板又不及年轻转业军官们,他们还有点闯劲,能干个小买卖,还能玩体力活,能当保镖或者当雇佣兵什么的,到实在没办法的时候,还能干一票抢银行的买卖(开玩笑,但外军确实有这么干的),最其码不至于饿死,不会象猪狗一般任人摆布。而这些老兵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上访,至于能不能解决,那是两码事。心理安慰是至少我还抗争过,而且是不算违法的斗争方式,始终相信党和国家会正视问题,可是国家在哪。有谁能知道他们的苦衷?他们在上访门口曾经打出的旗号是:昔日南疆作战,今日某某要饭。

前段时间,胡总赴兰州某部考察,结果一些基层官兵讲了实话,令他大为震惊:部队干部和士官居然还有很多欠债的(《高山下的花环》中梁山喜死后卖猪还债的现象还远未过时)。实际上这种情况普遍存在,我曾经被一个老连长借了五百元,两年多才还清。于是军委决定拿出一个亿,赶在今年年关前,发到这些困难军人手中。要知道军人的工资在兰州军区这些中西部地区,还算过得去,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样是有很多欠债的。我们一个高层领导是从兰州军区过来的,他讲那里基层官兵的生活同样也很艰苦,这就不讲沿海发达地区的。可是这一个亿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有多少实际困难的官兵,很少自告奋勇的讲自己多困难,有多少伸手向组织要钱的。

在南京和广州战区,人们总讲军纪很差,可是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们的一些战士也会心理不平衡,比如军车横冲直撞的问题。可是你们大概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假军车存在?地方交警能不知道这些是假军车,只是不敢管而已,明目张胆敢挂假军牌的大多黑白两道通吃。而且正规部队干不出这种事来,管理非常严,这些大多数都是些小散远单位,是领导直系的灯下黑问题,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存在,没办法,部队的体制就是这样。

但更多的基层官兵,尤其是边远艰苦地区的,这些是绝大多数,将来打台湾是要靠他们来担当的,不是靠那些小散远部队,98年真正抗洪的部队有30万,然后就再也无兵可调了,这30万也就是将来真正能打仗的部队,这是机动力量,其它都是守家门的(地位低些,条件很苦,也很不容易),其次就是一帮菜鸟。事后江总为此事大为震惊。不能因为一只老鼠就坏了整锅汤,不能因为极少数军人的恶劣形象,就否定整个中国军人。

我们这些机关的人和小散远部队的官兵可以一夜之间全部走人,让部队抛荒去吧,可是那些边防部队要是一天没人,保准第二天起来,印度军队会开进拉萨城,美国的EP-3会在中南海上空呼啸,小日本的防空识别区敢划到武汉腹地。他们是最不容易的,长年抛妻离家别子,不能床前膝下尽孝,为国尽忠了半辈子,落下一身病残不说,到了还欠了一屁股债,以后谁还会当兵啊。网上的有些人说的比唱的好听,可是真到了自己头上,还不知道谁会先尿裤子。

为什么现在部队的政治教育被人称为苍白无力的政治说教,一个是高级领导表率作用不强,嘴上说的和实际做的是两码事,自身就根本没有说服力,更不会以下犯上,撕开脸皮反映实际情况,为部队官兵争来应得的利益,他们更多关心的是自己的官位,当直言上谏威胁到自己的前程时,就会躇踌不前。另外一个就是不考虑实际形势的变化,目前面临的是市场经济,我们讲奉献意识、大局意识并不过时,可不能总是无限制、无穷尽的去压榨官兵的奉献精神,过多的剥离一个正常人的需要,抛开具体环境去讲奉献,都是假大空的花招,这些官兵是有清醒认识的。

你可以让人去忍一时,去服从你勒紧裤腰带、服从经济建设的需要,但很难让人耐上一辈子,忍耐二字,真正的功夫还是下在耐久力、持久力上。单纯的奉献,忽视人正常的利益,则是十分片面的。何况就是部队工资增长一点,官兵福利改善一些,从根本上讲,他们依然是在做奉献,而且军人大都怀有感恩的心,对军人待遇的稍许提高都心怀感激,他们只会更好的做奉献,只会更积极的捍卫国家安全。试问,今时今世,有谁真正能为国家无私奉献,有谁能离家几年、十余载的如一日,长期两地分居,孩子最后认不得老爹。

这次中俄联演,闹了一个笑话:中国军队这边在演习前有几次实兵合练,我们这边都准备好了,早早的集结部队,等了半响,不见俄军的影子,打电话一问,才明白过来,人家俄军的将军讲了,实在是对不住,忘了这档口子事了,我们这边法定的双休日,从来不搞突击训练,雷打不动,官兵早就解散外出了。俄国军人一脸无辜,弄得中国军人一脸惊讶,哪有这样的军队啊,我们中国军队从来都是任务来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可以说是寝食不安,还能休双休日,就是平时双休日也不知道怎么过的啊,这么大的演习还有闲心休息。

说到底,人家外军比较讲求人性化,但人家外军一样训练有素,我们的单兵素质和指挥效能跟他们比起来,确实差距很大(在这点上,我们深有体会,瘦死的骆驼确实比马大)。中国军队现在基础差,就得笨鸟先飞、后进前追,人性化可以少搞一些,双休肯定是空想了,中国军队经常搞突击,突击检查、突击训练等等,经常将部队官兵的压力、张力发挥到极致,如此关键时刻才能挺得住、冲得上,其代价就是个人利益全部奉献,但从长远讲,一张一弛,方为文武之道,长期的身心疲惫并不利于官兵素质的提高和心理层面的优化,人性化仍是未来前行的必由之路。

什么叫人性化,什么叫以人为本,自己谋求一已私利,要求别人无谓做奉献,这种人只能叫无耻。心中有佛,看别人才似佛,心中有魔,看别人全是魔,须知心魔才是魔。看不得别人提高待遇,眼见不得别人好过就眼红,典型的小资心态。要求军人做无谓奉献,却没人反对公务员无限制提高待遇,为国家尽忠尽责的人得不到好报,成天鱼肉百姓的人却无人问津,这个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我的妻子很理解我,她知道部队的难处,也知道军人不容易,使我感到很欣慰。可我母亲就不同了,她不了解现在部队到底是什么状况,很多问题理解不了,使我感到很苦闷。军人的妻子和母亲是最不容易的,现在母亲长年病疾缠身,如果不是父亲的工资还能基本维持过去,光吃药这一项,我就头大了。前段时间,暴出一个地方大学生干部出卖情报的事情,问及原因,回答是为了医治母亲的重病,他的家境非常困难,一开始我们的保卫干事们也是用了些严刑逼供手段,但问及深处,就不忍再下重手了。他是从互联网上下载的所谓军事情报,其实是想骗点钱的,后果不严重,但性质很严重。

其实目前军队内部思想非常不稳定,年轻人绝大多数都想走,如果不是转业门槛过高卡得紧,整个部队早就散架了,只是外人不知而已,很多严重的问题并未暴露出来。所以有些部队的高层领导也感觉忧心冲冲,经常向中央建议过军人福利待遇的问题。根据我掌握的一些情况,他们的有些话甚至非常尖锐,甚至不怕自暴家门丑,把下面的一些反面典型汇报了上去,有句话: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军人也是人,同样也会面对国人共同面临的新三座大山:住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不要以为军人的福利多好多好。部队的医院也一样,都是被钱黑了心,小病打发你几片过期药,大病任死不管,医门酒肉臭,路有病死骨;部队的住房也一样,在部队时运气好的能挤上筒子楼住,离开部队一样买不起房,我不知道是谁乱传谣言,讲部队转业时能发几十万,谁敢站出来,我会领着一大帮子人找他兑现去。部队的孩子同样要交高军费,因为是从外地随军过来的,所以有些还要交择校费,军队管不了,地方不会管。而且,在三座大山上面,还要再加上两座:生不起孩子,死不起人。

从生活本质上讲,军人跟老百姓没有太多的区别,军人在工作上要默默奉献,在生活上同样也会面临跟老百姓一样的问题,同样要为开门七件事烦心,要为五斗米为小儿折腰,这就是中国军队一贯的特色。

在这里,要向那些看起来很俗、很普通、很平凡的军嫂们致敬,她们为军人的事业同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做出了重大的牺牲,尤其是那些基层部队、边防部队的官兵家属,很不容易。

近一段时间以来,我比较关注尼泊尔的问题,花了不少精力,但是今天我看到一条消息,仅在尼泊尔一个小国,研究中国的人竟高达千人以上,令我非常惊讶。这是一个小小的山国,何况是日倭台独。现在有很多军嫂随军后工作无着落,长期在家失业,顾家教子,操持家务,使得军人免去了更多的后顾之忧,免去了生活琐事的烦恼,使他们能够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政府对军人家属工作安排几乎没有任何举措(在这点上我们绝对失策了),但很多在华的台资、日资公司冒了出来,看似好心的主动来安排军人家属去就业,而且这些公司有很多就设在我军核心部门的周边。

后来我发觉到,目的似乎只有一个,暗示中国军人:你们国家不管你们,我们来帮助你们,你们的优越性是嘴上说的,我们是实际做的。(可我们没有漏洞,别人哪来的攻击口实?)前段安全局就查出了我们办公大楼对面的一个酒店,表面上是正当的台资企业,实际是台军情治机关操纵的,而仅这一个酒店内,就安置了我们的十几个军嫂,目的何在?

现在只要网上有呼吁提高军人待遇的帖子,就会有一些看似老帽的人站出来强力反对,ID号都很奇怪。以前我是不相信网上有网特的,也曾经有人骂我是网特,我对此很反感,认为讨论就是要有争论,百家争唯才能百花齐放,干吗要乱扣帽子。现在我相信了,确实有一些人,有那么一些枪手在做怪。他们的目的也只有一个:以自己的无知回复,让我们默默奉献的军人们,看到这些帖子后,更心寒、更失落、更失衡。

安置军嫂一招在明,以泼粪的手法打击军心士气一招在暗,一软一硬,现出某些人的险恶嘴脸。

今天我看到了置顶一个帖子上的一个回复:称想提高军人待遇,那印尼反华暴乱时你在干什么?

我的回答是:事件当时,我们在抗洪大堤上,那是98年,部队消息闭塞,官兵对些全无知晓。直到三年后,我去南方某军校进修,在那里接触了互联网,知此事后大为震惊,回部队后与诸战友讨论,大家群情激昂。事件发生后,中央的老总们根本不动声色,佯作不知,全面封锁消息,封闭式管理的部队更是无从知晓,我们忙于抗洪自顾不暇。

我还可以告诉你,后来正是强硬派中国军人的坚持(中央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救不好,不救更不好),两年前在太平洋某岛国上再度发生骚乱,中国才出动了军舰撤侨护侨,而且借由此次机会,摸清了该国附近海域的水文海况,顺势揩了一把油,意义非常重大。今年中国赴印尼援助海啸救灾,肯定也少不了做下文章。

我不想过多的讲军人待遇,我以后也会很少提及,这个问题不应该是军人来讲,军人讲奉献,根本就不应该考虑这些问题,生活的后顾之忧也不应该是武士的拖累,这些问题应该是国人讲,是中央讲,本是轮不着军人自己讲的。有些军人之所以站出来讲,也是忍耐到极限才会讲。

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放下尊严和自信,鲜有廉耻的、近似哀求的去要求提高什么军人待遇,根本就是悲哀,与乞丐何异,乞丐中的霸主那是什么?还是乞丐,与五十步笑百步何异。不仅仅是工资的问题,根本就是军人待遇的问题,中国目前没有一部法律是保障军人权益的,这是个法律真空地带,也给了地方政府极大的灵活性,给了他们足够钻空子的机会,更给了敌视中国一日不忘颠覆中国的外贼攻击的口实(有些可以说是刀刀见血、枪枪到骨)。

仅中国军人牺牲烈士的抚恤金一项,就是外贼攻击的最好口实。煤矿工人下井被砸死还能留下20万,确保孤儿贫妻后半生有着落,可我们的烈士呢?2万大元,因公牺牲则更少。79年越战时是500元,仅能买头猪,现在涨了很多倍,大概是十头猪吧。现在都是独生子女,还有很多单亲家庭,让这些烈士死后如何能安宁。

仅中国公务用车消费就高达3000多个亿,比军费开支还要高出很多,可是就没有人为这些死难烈士的家属做点什么。近日,某地的六个大学生搞了一个社会调查,其中有针对五保户的生存状况,其实这些五保户有很多就是军人遗属。得出的结论是:住的最破、吃的最差、穿得最烂,这就是他们现实的生存状况。这个报告也使得胡总了解到了真实的情况,最终也使胡总连续三次对抚助这些困难五保户做出指示(力度很大,感谢胡总)。

我在这里,要为这六位不知名的大学生鼓掌叫好,他们终于站了出来。

与这六位大学生相比,我们谈兵论坛的某些与网特无异的人,你们不感到脸红吗?你们的话,在实际效果上与日倭台独正合,他们躲在暗处偷偷窃笑,这种不花钱的枪手哪里去找?你们实际上担当了不花钱的第五纵队的角色。说到底,打击中国的致命死穴,不是什么经济、金融,要害就在于中国军队的军心和士气,政权是靠枪杆子打出来的,同样也是要靠枪杆子才能保得住,军队才是中国稳定的最低底线和坚强保证(15年前的那场暴乱靠什么平息的,警察能甚此大任吗?)。苏联东欧的土崩瓦解,关键正是在于军心大乱,戈尔巴乔夫命令内卫部队逮捕叶利钦,没想到除了内卫部队的少数将军听命,其它的全部倒向叶利钦,反戈一击,戈得戈尔巴乔夫倾刻下台。

军人面对诸多的不理解,更多的选择了沉默,我只是其中的异类,因为我感觉有责任拿起笔,来针刺那些所谓军迷的军盲大傻们,这些人一天兵也没当过,满口的武器论,可是知道不知道武器更新了,人都跑光了,留下一个北洋舰队的空架子,到头来还是丧权辱国、割地赔款。总还是有人要入地狱的,我不入谁入,总要有人站出来讲,总要有人站出来面对口水。

不要乱放炮、乱讲话,小心你的话会让我们的官兵寒了心、痛了心:原来国人如此的不理解我们的所做所为,那我们在这里站岗放哨还有何种意义。我庆幸的是当代的中国军人虽生在和平年代,但做的却更多的是准备战争的事情,而且鉴别力要比某些人强得多,并没有迷失其中。

不要吹捧自己当战争来临时,会如何如何,战争来临时也轮不着尔等纸上谈兵的军盲上阵,如此必是赵括白痴小儿一个,误国误军。连基本的赏罚严明的基本法则都不懂,还在那里高谈阔论,靠你们去带兵打仗,只会搞得天怒人怨、亡国亡军。那些边防官兵为国尽忠,就应该得到正视,他们的生活原本就应该衣食无忧,而不是欠着一屁股债被人追,成天为生活所困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靠你们抓军队建设,首先造不出来先进武器,因为造武器的人全流失了,其次武器买回来后没人操控,高素质人才全跑光了。

历史上的中国军队强势时期,大多赏罚严明、纪律严明、上下同心,军人凭战功封赏,靠本事进阶,世人皆尚武、皆拥军,得战功而衣锦还乡者为乡邻推重,祖辈阵亡,后人继之,三代从军者屡见不鲜,多有称“荣誉甲门”者,牺牲军人遗属得国人善待,使得尚武精神世代传承、薪火不息,因而军队才有战斗力,国家安宁和百姓福祉才得保障。但凡待遇低微、士气低落、精神消亡,卸甲后扔下一句话:下辈子别当兵,有儿子不当兵”,这个部队绝对没有战斗力,大清北洋水师败绩即是铁证,如李鸿章所言:如江心补漏船,尽人力、听天命。因为你补住这头,就漏了那头,防不胜防。

以大秦之强,横扫天下,以大汉之威,虽远必诛,以大明之盛,七海之航,以至匈奴 …

–>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