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微忆
文章目录
    今天又下大雪了。这儿下雪就像老家下雨一样,只要天一黑就下,下过之后就出太阳,且是艳阳高照。我喜欢这儿的雪,说下就下,干脆利落,狂风卷着雪花在天上纠缠,像久未见的情人在雪地里欢快的跳舞,又像是天使从天而降,迫不及待地到人间游玩。下雪不见雪,似乎成了如今的习惯,遇地则化,雪化成水,深入地底,少去了扫雪的烦恼,多了一份清新空气。

    4月1日,感冒了,至今,尚未痊愈。我在想,是不是张国荣在召唤我。开头几天只是喉咙疼,后来就不是了,鼻子也出问题了,再后来身体也出问题了,前天是最严重的一天,基本是坐不住,幸好好好休息了一下,今天才算是有所好转。看来我是该锻炼了,身体在抵抗。2008年以来,身体已经付出了很大的牺牲,已经不堪重负,也怨不得它罢工。好兄弟,顶住,挺住,你就是好样的,明天我就犒劳你。

    从家回到单位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差不多每个周末都要出去小聚下。这群人,不是你请,就是他请,他请了,下个礼拜就换另外一个人,吃来吃去,总是这几人,总也吃不尽,而且差不多每次都是去梧桐岭吃火锅。吃的是自己的钱,好像大家都挺有钱似的,其实大家都知道自己口袋里就那么点钱,就像那次他们让我请,我说我兜里只有255,够咱就走,结果吃了180,啤酒是他们另带的,车费也是他们出的,这聚得都不知是啥了。当然我们一般不喝酒,喝点开水就行。吃饭是次要,重要的是聚,度过这无聊的岁月,无聊的人生。这现实世界,大家都看明白了,没劲,所以只能游戏人间,当然。该做的还是要做,而且要做好,不然哪来吃饭的钱。PS:这个周末FT请,因为VIP出现,所以取消,看来得下周末了。

    今天看ubuntu教程,猛然发现一条很旧的新闻(2006年10月的新闻,只是我现在才知),说是ReiserFS的作者Hans Reiser因为被怀疑谋杀了自己的妻子Nina Reiser而被FBI逮捕,从而ReiserFS已经停止了开发,也导致 ReiserFS 4一直没法得到支持(使用它得自己编译内核)。警方调查说,由于Nina红杏出墙,所以Hans将Nina杀了。不管事实是否属实,我还是会感到万分惋惜。我本来一心充满信心的ReiserFS文件系统难道就这样夭折了?难道“道德”上的问题战胜不了技术上的问题?ReiserFS缺了Hans就不行了,这就是linux的前景吗?Hans,你是怎么啦?为了一个不忠贞女人,值得这样吗?把她揣飞,不就是了?值得杀她,玷污你写程序的手,玷污linux的天堂吗?你让所有崇仰你的人失望了。

    昨天又犯糊涂了。中午饭后,洗了个头,将近13点睡觉,一觉醒来,一看表,发现14点28分,上班要迟到了,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死,连手机闹钟和广播都没听到,我对自己说。赶紧穿衣,又想着14点30,听说要检查军容,为避免撞个正着,我又迟疑了几分钟。下楼,前往办公楼,发现四周比较静,楼前也没有人,进楼,我还怀疑门卫会不会问我为什么迟到,结果没有问。楼道很静,出奇的静。处里办公室门没开,没人,其他办公室也没人,怎么回事,人都到哪了,我问自己。我打算打电话问一同事,他们在哪。坐下来,拿起手机,仔细一看,惊然发现,时间还是13点多,还没到14点。我一下清醒了,我被自己骗了,真想捶自己,糊涂,还好,幸好是提前,不是晚到。看来是我老了,不济事了,人都说,人的晚年和童年异常相似,吾有同感。这种事情很像是梦游,又不是,因为人是清醒的,只是被自己的眼睛骗了。记得小的时候,也发生过一件事情,睡觉正香,被妈强迫叫醒,但是尚未醒,醒与未醒之间。自己独自一人到了门外站着,不会儿,好像听到妈叫吃饭,于是进屋,拿碗,舀饭,怎么回事,饭锅里都是水,不给我吃饭。我还没明白过来呢,听到笑声了,我也终于醒过来了,发现自己进了邻居家,他们正在吃饭,那个羞啊。这种从恍惚到清醒、从无意识到有意识的感觉,像是经历了两个世界,很奇妙,像是被某种力量控制着,是不是这就是别人说的邪力量。我有点发现这种东西的存在。堂哥他曾经也对我说过,有一次他在一个地方弯腰玩,一直身,突然发现有种异样的感觉,自己好像被洗脑了,从那后,他说他从一个听话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不好学、贪玩、很让父母伤脑筋的孩子,之前自己卖冰棍挣钱,后来总是私拿家中钱。堂哥很有绘画天赋,我见过他画的龙,真的是没法说,不过之后就都耽误了。还记得有次上学时晚上在家睡觉,矇眬中发现一老奶奶、很老很老,不是我奶奶,我没见过,她慢慢走到我床前,慢慢揭开蚊帐,我的眼一直盯着她,我很害怕,想喊但没喊出来。揭开蚊帐,她好像要来抚抚摸我额头,这下我喊了出来,顺手用被子盖住了头,再揭开被子,发现什么都没有,吓得我出了一身汗。通过这些事,我在想,是不是有种无形的力量想控制我,控制我的躯壳,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张国荣跳楼,是不是也是被这种无形的力量给控制了,世上还有那么多想不通、解不开的事情也是这样?不想了,越想越蹊跷,还是培养自己的控制力吧,不然被它控制了,我也要下去陪哥哥了。我可还不想,呵呵!

<div>
</div></p></div>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