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微忆
文章目录

    这两天我可被折腾坏了。10日的重庆,在江北机场,我的手机小黑终于梦断于此,我的一气之下把它给摔了,我找不到可以发泄的源头,我差一点被逼疯了。摔了才知道无可挽回,机去机留余伤悲,事情怎么能落到如此地步!屋漏偏下雨,晚10点15飞往太原的班机没有按时起飞,延误,说是机械故障,不知又何时。没有手机的时刻坐在机场发呆,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只感觉天眩地转。有种感觉,担心飞机会失事,因为事情很不顺,一开始就不顺,一进机场就说delay,紧接着妮子的闹事,直到闹到本来飞机本来要起飞的时刻。飞机12点多终于升上了天空,坐在飞机上,感觉自己在天上,天上没有人打挠,真好,可是还是平安降到了地面,时间指到凌晨2点多,赶到太招,已是2点半。总台的服务员不知哪去了,三楼的服务员在睡觉,叫醒先开个房睡觉,实在是太困了,还指望明早回单位呢,但是又想买手机,没有手机的日子生活已经没有秩序。早9点多去买手机,回来已是11点多,想赶12点的汽车,结果没赶上,别人车压根就没过来。结果倒是又跟妮子折腾了一阵,折腾得手机欠费才终止“不可思议、不可想象”的对话,对话或许就这样结束了,我的心也即将结束。坐在两点多回单位的汽车上,没有任何想法,头脑已经僵滞,汽车走走停停,仿佛也要向天上走,也有可能要向地下飞。因为山上突然下起大雪了,雪纷飞,路曲折,车爬行,人担心。
上帝也折腾 - 辞峡烟斜 - 往日微忆

 上帝也折腾 - 辞峡烟斜 - 往日微忆

     我在想象车翻到山底下的情景,我会在哪里,或许就像一只任人践踏的蚂蚁,一眨眼的工夫,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是诅咒和怨恨,一切都在我的心中,即刻要爆炸。

    我终于没有消失,但是拖着一身疲惫和伤痕回来了,永远不会治愈。

    上帝什么时候不要折腾。

<div>
</div>